课外阅读

“中国高尔夫”──“捶丸”

来源:网络资源 | 作者:马执斌 | 本文已影响

 

    报载,“2008年别克中国高尔夫俱乐部联赛新闻发布会暨启动仪式,日前在国家体育总局举行。”看到这条新闻,让我想起中国古代的“捶丸游戏”,因为有不少学者称它为“中国高尔夫”。

“捶丸”,顾名思义,捶者打也,丸者球也。它是我国古代的一种击球游戏。

我国唐代有一种球类游戏,叫“步打球”。其玩法是,人分两队,用杖击球,以球攻入对方球门为胜。唐代诗人王建曾作《宫词一百首》,第七十三首歌咏的就是“步打球”:“殿前铺设两边楼,寒食宫人步打球。一半走来争跪拜,上棚先谢得头筹。”步打球在宫中设门楼,传到民间,受条件限制,产生了变化。北宋魏泰《东轩笔录》记载:“余为儿童时,尝闻祖母集庆郡太守陈夫人言:江南有国日,有县令钟离君与县令许君结姻。钟离女将出,适买一婢以从嫁。一日,其婢执箕帚治地,至堂前,熟视地之窳处,恻然泣下。钟离君适见,怪问之。婢泣曰:幼时,我父于此,穴地为球窝,道我戏剧。岁久矣,而窳处未改也。钟离君惊曰:父何人?婢曰:我父乃两孝前县令也。身死家破,我遂落民间,而更卖为婢。钟离君遽呼牙侩问之,复质於老吏,是得其实。”这段记载言之凿凿,确可信据。其中所谓的“江南有国日”,应当是南唐李中主与李后主时代,公元943至975年;而“穴地为球窝”一语至关重要,它记录了步打球在民间由“击球入门”改为“击球入窝”的变化。两孝县令教女儿玩的这种击球游戏,就是捶丸。

捶丸游戏盛行于宋、金、元三代。那时候,上至皇帝官员,下至凡夫走卒,都乐此不疲。宋徽宗、金章宗都喜爱捶丸。在陈万里《陶枕》中著录有宋代童子捶丸图陶枕,这是捶丸运动盛行的有力证明。

正是由于捶丸运动的广泛流行,元世祖至元十九年(1282年),出现一部署名宁志斋编写的专门记述捶丸运动的著作──《丸经》。《丸经》共32章,包括球场、定基(起点)、木丸、球棒、胜负等比赛规则与方法。如讲球场,“球场上斸成了窝,立彩色旗儿”;讲定基,“基纵不盈尺,横亦不盈尺”;讲木丸,“赘木为丸,乃坚乃久”;讲球棒,“造棒必从击球主人心之所好,凡治料诸棒必当依此也”;讲规则,“初击者择基而安,其次随处而作……离窝远者先击,若头棒者,左边先击”、“一人上窝,余皆不用”、“倘五人为一班,於一班中多胜一人者是赢,相等曰平”。这项运动还讲究公平竞争和君子风度。如“若易球、若重击,非但本人为输,同班尽皆作输,虽曾得胜亦不为胜”;“善巧者不以力,善争者不以奇”;“言行有常,君子贵之”,“观志知人,观心知己,心欲宁,志欲逸,气欲平、体欲安,貌欲恭,言欲讷,有诸中必形诸外,胜负决矣,正赛行矣。”

山西省洪洞县广胜寺水神庙壁画中有一副描绘捶丸运动的图画,据专家推断,此图完成于元泰定帝泰定元年(1324年)。图上画的是,在树石与云气之间的平地上,有两位身穿朱色长袍的官员,每人右手都握着一支球杖,身前各有一个小球,左边的那位官员正俯身作出击打姿势,右边的那位官员则蹲下注视前方地上球窝;稍远处有两位侍从各持一棒,棒端为圆球体,居中者伸手向左侧击球人指点球窝位置。这幅壁画生动、真实地再现了元代捶丸比赛的场面。

捶丸运动的器具、球场、规则与现代高尔夫运动有惊人的相似之处,难怪不少学者称它为“中国高尔夫”。现代高尔夫球规则,是1754年在苏格兰的圣·安德鲁高尔夫球友会制定的。《丸经》记录的捶丸规则比它早472年。
 

更多与文本相关内容,请查看 【 课外阅读 】 栏目    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